Facebook
Facebook
Instagram
Instagram
Website
Website
Email
Email
青鳥已加入成為SimplyGiving.com的一份子,現在你可以簡易地透過網頁連結向我們作出捐助,你亦可以透過轉數快(FPS)系統進行捐款青鳥的 FPS IDaccounts@afro.org.hk。請即嘗試這方便的捐款新體驗。謝謝你的支持!
(捐款港幣100元或以上可憑正式收據申請稅務減免;您的個人資料只供寄發收據及通訊之用,絕對保密。)
1. 青鳥廣播站

光脫脫查證?

青鳥最近收到姊妹查詢有關警察查證事宜,表示最近有人按鐘要求服務,待姊妹入房脫光衣服後自稱警察,並在未經姊妹同意下開門讓另外兩名自稱男警進入房間一同查證。姊妹當時已立刻要求三人出示警察委任證和讓她穿回衣服,但遭拒絕。姊妹表示對警察執行工作查閱身份證表示理解,但為對方所用手法感到不被尊重和失望,質疑警察藉查證為名,侮辱事主。

青鳥知悉後馬上向防止罪案科反映,最後始終未能證實事件中警員身份。防止罪案科重申,姊妹不需要自行判斷對方是否真警察,如有任何懷疑,即可向所屬警區致電查詢,核實警員身份或查證行動,或報警求助。青鳥在此再次提提姊妹,警察在執行職務時必須展示委任證,如遇到自稱警察人士,任何人都有權要求對方出示警察委任證。如有任何懷疑,在肯定個人人身安全的情況下,不論在事發時或事發後都可盡快報警求助,避免其他姊妹受害。

如有需要,青鳥亦可陪同報警。青鳥24小時緊急熱線:27701002。
2. 青鳥工作

與防止罪案科定期會議

青鳥聯同姐姐仔會、青躍和午夜藍,於1月29日與香港警察防止罪案科進行定期會議,互相分享前線行業概況。會上,團體再次反映性工作者被偷拍情況猖獗,警方鼓勵受害人可向警方報案,但重申由於不少網站不在香港註冊,不同國家對淫穢及私隱的定義和刑責各有不同,因此未必一定能要求負責人把影片或相片從網站上刪除。

青鳥希望法律改革委員會建議就有關偷拍行為新訂的一項窺淫罪,能盡快獲得通過和落實,打擊偷拍風氣,填補現今法律上的漏洞。
3. 青鳥活動

新年團拜

農曆新年又來了!又是姊妹們與家人朋友輕鬆到郊外玩玩的時候啦!

青鳥誠意邀請大家暫時放下工作,與我們一同前往天水圍綠田園呼吸大自然的清新空氣。園內有動物農莊、滑草梯、水上單車、水上大滾桶等遊樂設施 (自費)。快致電青鳥熱線2770 1002報名參加啦!

日期:2019年2月16日 (星期六)(正月十二)
時間:上午10時至下午5時
集合和解散地點:油麻地地鐵站A1出口(地面)
費用*:
$80 (青鳥天地會員)
$100(非青鳥天地會員)

每名姊妹最多可帶兩名家人或朋友同行,12歲或以下每人$80,13歲或以上每人$100

*費用已包燒烤包和旅遊巴來回車費,場內活動自費。
4. 青鳥睇報紙

男子迫女友賣淫一日接20客 有人承諾結婚要對方為「未來」賺錢

(hk01 2019-01-22)

你唔做舞女我邊有錢,我冇錢點養你呀?」周星馳電影的橋段,最近竟然在現實中發生。5名四川籍男子強迫自己的女朋友接客賣淫賺錢,其中一人更承諾結婚,要求對方為兩人的「未來」賺錢。

121,南寧市西鄉塘區法院公開審理一宗組織賣淫案。案情指,20178月至20185月,四川籍男子盧某、吳某夥同同鄉鄧某某等6人,組織賣淫女在廣西南寧一小區賣淫。他們還建立微信「工作群」發布信息,嫖娼者到該小區後,賣淫女便將對方帶至樓上。每次收取150元(人民幣,下同)肉金,其中50元交給賣淫組織,有些肉金亦會直接交給組織者。

令人震驚的是,6名組織者中有5人將自己女朋友當「搖錢樹」,迫她們賣淫。他們更規定女友一天必須接滿20個客人,如果對方沒完成「任務」,則會毫不客氣出手毆打。6人日常則遊手好閒,不時打牌玩樂,同時安排專人「睇場」,以逃避公安打擊,毆打威脅不聽話的嫖客。

有人聲稱女友賣淫 自己心裏也「不舒服」

20185月初,用作賣淫的小區即將拆遷,6人更加肆無忌憚,聯繫拆遷隊人員,租用樓內的3個房間繼續用於賣淫。直到530,警方查處該地點,當場査獲4名賣淫女和嫖娼者,才揭發案情。

在當日的庭審中,1人因生病住院未參加庭審,其餘5人在庭上避重就輕,均稱自己是「打工」的,只是參與者,不是組織者,只是幫賣淫女買東西、打掃衛生。主審法官審問時,有人聲稱女朋友賣淫,自己心裏也「不舒服」,為此吵過一兩次架;亦有人承諾和女朋友結婚,要求她更「賣力」接客,為兩人未來攢錢。


據了解,該案未有審判結果,將擇期再次開庭審理。

青鳥感言:

男士以組織形式強迫其女友從事性工作,其中一名被告更要求女友努力為二人結婚賺錢,這些行為是不可理喻的,比「唆使他人從事不道德行為」(通常用以拘捕街道性工作者的罪名) 更為不道德,不但欺騙肉體金錢,更利用了女方對他們的信任及感情。

姊妹從事性工作有不同的原因,但身體是自己的,應由自己決定,就算是另一半也沒有權迫使對方從事性工作。女孩子遇到這些情況應慎重考慮,有需要可以報警求助。


5. 人物專訪

「Halo!你好 我哋係青鳥啊!」才剛在木門上輕敲兩下,一名身材高瘦苗條,曬得一身健康古銅膚色的女子便在門後迎上。走了好幾棟大廈外展的我們汗流浹背,遇到應門的姐妹,總是感到喜出望外。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的她叫Jessica。「我認識你們。」她喜滋滋地說,然後邀請了我們進去坐坐。

只穿著內褲和運動背心的她顯然為了省卻電費而把冷氣關掉,但對待我們卻毫不吝嗇地把冷氣開著,並奉上兩包冰凍檸檬茶。

「我們可以用廣東話跟你談天嗎?」因為不清楚對方國籍的緣故,我們禮貌上也問了她的意願。「Of course! English or 廣東話 is fine for me!」聽見她這樣爽快回答,我也隨即自我介紹:「我叫Karen,今年醫科三年級,宜家喺青鳥實習。」她眼眸亮了一亮,但並沒有顯出驚愕的樣子。「我以前也是讀醫的。」這樣的回應倒是令我怔了一怔。以前在悉尼讀醫的她視乎未忘記所學,侃侃而談著兩地醫科學制的不同。執業過三年的她不安於重複沈悶的麻醉科工作,反而難忘性愛帶給她的快感,最後還是選擇了以「性」為職業:寓工作於享受。

談話間,更知道她曾於ViuTV 「晚吹:啪啪聲太好聽」亮相。當下的我猶如看見影星一樣,露出驚訝艷羨的目光。「我的客人有立法會議員、律師、醫生......」她如數家珍地娓娓道出自己的成就,也令在旁聽著的我沉醉在她的故事當中。誰說性工作者沒有自己值得自豪的地方?「曾有客人再三懇求我做她的妻子,但他已是有婦之夫,我堅決拒絕拆散別人的家庭。我警告他:如果他與現任妻子離婚,我也會跟他斷絕朋友關係!」誰說性工作者沒有原則底線?

性工作者一定是學歷低嗎?Jessica告訴我:不是這樣的。她大學畢業,她至少懂三文兩語。她用行動證明社會不要一味先入為主,把性工作者看待成什麼都不懂的受害者,因為她是自主地作出選擇的。Jessica更是懂得享受生活,閒時去和愛犬行山,逛街。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我們為何要把污名加諸他人身上?

「我視自己的工作是滿足我和對方肉體、心靈上需求,開導別人,解憂解困。你們當醫生也不就是一樣,為別人解決問題嗎?」她鏗鏘地說。

就這樣,我在Jessica的住處過了畢生難忘的50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