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Facebook
Website
Website
Email
Email
青鳥已加入成為SimplyGiving.com 的一份子,現在你可以簡易地透過以下網頁連結向我們作出捐助,請即嘗試這最新體驗。謝謝你的支持!
http://www.simplygiving.com/nonprofit/80fa9761-0d9e-4991-a1c9-88725b53fe76
1. 青鳥廣播站

1.1 如何分別真假鈔?

青鳥接到不少姊妹求助,有不法之徒接受性服務後以假鈔,甚至貌似港幣的某些小國紙幣付款,由於燈光昏暗或對方匆匆離開,到姊妹發現時不法之徒已逃逸無蹤。就此,青鳥參考了香港金融管理局對2010年發行鈔票的防偽指引,簡單歸納了以下數點,教大家如何辨別假鈔。

1.動感變色圖案︰鈔票正面右上方圖案會因為移動而由金變綠色,並可見一條光紋上下滾動。
2.變色開窗金屬線︰金屬線因為移動而由紫紅變綠色,細看可見大「H」及「K」字由微縮字母組合而成。
3. 隱藏銀碼︰鈔票銀碼隱藏於背景圖案。
4. 珠光圖案︰可見珠光色圖案閃爍。
5. 高透光水印︰即使由不同銀行發行的同面值鈔票,背光即可見劃一水印,包括紫荊花、銀碼數字及網點圖案。
6. 熒光透視圖案︰只要將鈔票背光可見完整的圖案。在紫外光下呈現兩種熒光顏色。
7. 鈔票號碼︰左下角的號碼橫排漸大,而右面的號碼垂直漸大,並於紫外光下發出熒光紅色。

姊妹應該提高警覺,留意收到的鈔票是否本港流通的貨幣,亦避免接收了不明來歷的鈔票。萬一被懷疑行使假鈔,銀行會要求市民填表同意交警方鑑別,然後將懷疑偽鈔交給警方,若證實是偽鈔,警方會充公作證物,損失由最後由收到偽鈔的物主負責。在香港,若在知情下保管、藏有或行使偽鈔,可被判監14年。為免各位姊妹得不償失,最好是先收錢後服務及檢查清楚貨幣的真偽,如有疑問,可致電青鳥查詢。
2. 青鳥工作

2.1 青鳥會員大會


青鳥2018年度之會員大會已於1月24日順利舉行,當晚除由主席及行政總監報告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之各項工作及財政狀況外,亦進行了新一屆執行委員會之選舉。新一屆成員名單如下,任期兩年。

主席:方陽醫生
副主席:袁穎忻女士
財政:彭瑞芳女士
秘書:劉子進先生
委員:Ms. Moyreen Gillian TILBROOK, 甘文輝先生

我們在此謹對上一任委員之努力和付出致以衷心感謝!
2.2 鳴謝

青鳥喜獲何東爵士慈善基金及愛滋病信託基金的持續支持,分別資助青鳥服務中心茶水間之翻新工程及為女性性工作者提供綜合性愛滋病預防,前者將於2018年3月竣工,後者將於2018年4月開展,為期兩年。此外,我們亦感謝黃廷方慈善基金有限公司再次捐出十萬元支持青鳥工作。
3. 青鳥活動

3.1 青鳥新春玩返轉

剛過去的一個月天氣寒冷,每人的運動量都大大減低。我們將舉行「泡泡足球」遊樂日,讓大家在輕鬆愉快的室內環境下運運動。

日期 : 2018年3月2日 (星期五)
時間 : 下午2時至4時
地點 : 觀塘
費用︰會員$50,非會員$80 (車費由參加者自付)
查詢及報名 : 27701002
4. 青鳥睇報紙

【法庭】管理淫竇 20歲女判入更生中心
東方日報 2018年1月26日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80126/00176_122.html

【本報訊】背景坎坷的廿歲少女年紀輕輕便當起「馬檻」管理員,向「放蛇」警員介紹賣淫服務時被捕,她早前承認一項管理賣淫場所罪,求情時透露生父常進出監獄,她最終更遭後母趕離家,無家可歸下惟有下海當鳳姐,之後轉型當淫竇管理員。主任裁判官吳蕙芳昨於九龍城法院判刑時,向女被告慨嘆「我係你阿媽就喊死咁滯!」官又指被告日後組織家庭,可能會後悔今日「糟質」自己,勸勉她重返正途:「可能生活貧窮,但心安嘛!」最終判她進入更生中心。

辯方昨求情時,呈上被告麥秋琪(廿歲)及其父的求情信,又指社工已密切跟進被告情況,希望可以解決被告和家人之間的溝通問題。吳官看過被告父女的求情信後,先讚賞被告「啲字好靚」,又指其父其實當她是「寶貝」,有「滿滿父愛卻不懂表達」。此外,吳官不明白被告為何從事淫業,認為不應用身體換取金錢,又指她仍年輕,沒理由如此「糟質」自己。

官勉日後重返正途
吳官勸勉被告要反省和愛惜自己,好好選擇日後的路,日後生活可能簡單,也可能充滿虛榮,即使她今天行了歪路,日後也可「行番正途」,即使「錢冇咁多,都心安」。吳官指更生中心內有很多背景複雜的人,叮囑被告要保重和保護自己。

案件編號:KCCC 3729/2017

青鳥感言︰
法官形容這是一宗悲劇。在大眾眼中,從事性工作要不是貪慕虛榮,就是走投無路才走這一步。至於法官表示「被告仍年輕,沒理由如此「糟質」自己」,我們對此則稍有保留。用「性」來換取金錢為何一定是「糟質」自己?性交易當中的互動可以是互相尊重下發生,「糟質」的意思偏向不情願和委屈之意,我們相信在公平交易的前提下,性交易當中也可以是雙方都享受的,性工作者也有可能在享受性愛的過程中賺取金錢。社會需要協助性工作者的,不是令他們統統離開這行業,而是讓想留下來的人,可以在公平和安全的環境下工作。
5. 靚女有話說
Linda:
我老公是幫我拍網頁上的照片時認識的,他知道我作這一行! 他已經沒有再幫人拍照了,我仍然在這一行工作。回家我們不談工作!
Share
Forw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