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Facebook
Website
Website
Email
Email
青鳥已加入成為SimplyGiving.com 的一份子,現在你可以簡易地透過以下網頁連結向我們作出捐助,請即嘗試這最新體驗。謝謝你的支持!
http://www.simplygiving.com/nonprofit/80fa9761-0d9e-4991-a1c9-88725b53fe76
1. 青鳥廣播站

1.1 超級淋病無藥可醫
根據蘋果日報於2017年7月8日的報導,世界衛生組織(WHO)專家警告,目前全球已有3人罹患無藥可醫的超級淋病,世衛更指出該病會透過口交傳染,極可能擴散。
「超級淋病」是一種完全沒有抗生素可醫治的性病,特別容易透過口交傳染。

部份姊妹並不知道性病,誤以為只有陰道性交才會感染性病,其實這並不正確的。
事實上,淋病感染部位包括生殖器官、直腸和喉嚨,主要透過不安全的陰道性交、口交和肛交感染,很多時候都沒有症狀,但有機會導致骨盤腔發炎、子宮外孕或不孕,也會增加感染愛滋病的機率。

我們強烈建議姊妹切勿冒險為客人提供「環保吹」服務,亦不要胡亂自行服用藥物,萬一不幸感染,有可能賠上健康甚至性命。

詳見︰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international/20170708/37708470/
2.青鳥工作

2.1 禁毒工作經驗分享

受保安局禁毒處邀請,青鳥同事出席了2017年7月14日在賽馬會藥物資訊天地舉行的分享活動。

我們在活動中分享了過去三年推行「少數族裔女性性工作者綜合禁毒服務計劃」的經驗,特別是少數族裔女性性工作者可能面對的毒品問題及相關風險(如被下藥後遭性侵犯、行劫及偷拍)。

五十多位活動參與者分別來自濫用精神藥物者輔導中心、更生人士服務、大專教育及研究等不同單位。我們期待將來有機會與更多不同範疇人士接觸,進一步分享服務女性性工作者的經驗。

另外,在禁毒基金資助下,為期三年的「抗毒身心靈 :女性性工作者綜合禁毒服務計劃」已經展開,為本地及少數族裔女性性工作者提供藥物教育及禁毒服務,亦為社褔及醫護同工提供專業培訓工作坊。歡迎聯絡我們查詢詳情。
3. 青鳥活動

3.1 中秋特色燈籠製作班

小時候我們都擁有自己的燈籠,美少女戰士、龍貓、KERORO……中秋臨近,想試整一個獨一無二的燈籠嗎?青鳥安排了一個晚上跟大家一起去製作燈籠! 有興趣的不要錯過!

日期: 2017年9月28日(星期四)
地點: 待定(觀塘區)
時間: 下午
費用: $100 (包括製成品)
名額: 6人
4. 青鳥睇報紙

性愛機械人興起 機構籲討論管制

明報 2017年7月6日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706/s00014/1499276943178

專研機械人發展政策的機構「負責任機械人基金會」(Foundation for Responsible Robotics,FRR) 昨日發表報告,稱性愛機械人發展日益蓬勃,除了有助用於性治療或助傷殘人士解決性需要外,亦可能對社會規範造成衝擊,呼籲政府及公眾思考應如何管制性愛機械人。

可用於治療代替性工作者

FRR的報告指出,隨着人工智能發展,性愛機械人生產商在全球逐漸冒起。市面上的性愛機械人售價可達5000至1.5萬美元(3.9萬至11.7萬港元),部分廠商更可讓客戶選擇機械人的製作物料、身體部位造型、毛髮顏色甚至個性。FRR調查發現,約三分之二受訪男性及約30%受訪女性支持使用性愛機械人。

報告指出,雖然性愛機械人可望有多種應用,例如讓分隔兩地的戀人透過機械人聊慰相思、代替人類擔任性工作者,或是用於性功能障礙治療,不過亦可能引發社會問題。就部分敏感議題,機構訪問了學者、公眾以至色情業界,結果發現意見紛紜。例如問及性愛機械人是否有助減少性罪行,有受訪者認為,容許性罪犯與機械人性交可減少他們傷害其他人的動機;有專家則指出,容許人們利用機械人滿足最邪惡的性幻想會危及社會規範,例如讓貌似兒童的機械人滿足戀童者欲望,可能鼓勵並強化不當做法,亦違反一般道德觀念,令人難以接受,未來或需將「強姦」機械人刑事化,或設置防止暴力對待機械人的機制。

純為滿足畸形癖好違道德

FRR創辦人之一、英國錫菲大學機械人與人工智能學榮休教授沙爾基(Noel Sharkey)指出,雖然未能預期性愛機械人的發展速度,但肯定它們即將成為社會的一部分。惟目前社會缺乏討論,令人憂慮。他說,政府與公眾應思考如何規範性愛機械人的使用。

青鳥感言︰

科技日新月異。數年前的機械人走路還東歪西倒,如今竟有可能成為性工作者,實在叫人難以置信。

正當普羅大眾在辯論它對科技/社會/道德所帶來的影響時,受最大衝擊的亦為最不起眼的群組:性工作者。

性工作艱難眾所皆知。工時漫長,收入不穩,不時受客人氣還要強忍,長年累月於法律的邊緣維生,如履薄冰。他們為的也就是一份生計。活在社會的冷眼和排斥之下只可沉默應對。現在他們的工作將被科技取替,爭論已牽涉機械人的權利。但又有誰會為血肉之軀的性工作者站出來,維護他們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