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Facebook
Website
Website
Email
Email
青鳥已加入成為SimplyGiving.com 的一份子,現在你可以簡易地透過以下網頁連結向我們作出捐助,請即嘗試這最新體驗。謝謝你的支持!
http://www.simplygiving.com/nonprofit/80fa9761-0d9e-4991-a1c9-88725b53fe76
1. 青鳥廣播站

1.1 網台偷拍風波

月前,青鳥收到不少姊妹表示被一個本地網台偷拍,自己的容貌只被少許遮蓋或完全不被遮掩地放上網。該網台節目主持到各個街頭性工作者及一樓一單位集中的地區,期間一直打開偷拍系統,當姊妹與客人淺談收費時,當刻的容貌就被拍下。有些靚女從客人口中得知自己被偷拍,有些則被親友認出後告知。

當時該網台每星期都會上載一段新片上網,受害姊妹愈來愈多。我們知道很多姊妹都在家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從事性工作,被家人發現後,姊妹的生活及與家人關係都受到極大影響。

青鳥和其他支援性工作者的團體都嘗試直接聯絡網台,要求網台立即刪除偷拍片段,同時亦向警方了解當中是否涉及刑事罪行。我們嘗試解釋事件對姊妹造成的困擾和影響,讓網台明白這隨時會牽涉人命,並非鬧著玩的休閑節目。最後網台同意刪除相關片段。

我們明白社會部份人士或對性服務業充滿好奇,然而偷拍行為實在極度侵犯私隱,對被偷拍者極不尊重,甚至有可能嚴重影響當事人的家庭與性。青鳥希望社會人士能公平平等地對待與尊重性工作者。

現時偷拍行為可謂防不勝防,但我們仍然希望姊妹可以幫助自己,盡量避免事情發生。基於偷拍鏡頭的高度與角度,我們估計是次偷拍者所用的工具可能是眼鏡,該款眼鏡中間位置裝有一個偷拍針孔,要仔細查看才能發現。在此也提提各位姊妹,若發現客人進入房間後刻意將某些物品放在指定位置,例如將紙袋、眼鏡等放在床頭,請大家留意是否內藏偷拍器。如有需要,請在安全情況下盡快離開。如有疑問可打青鳥24小時緊急熱線27701002。
1.2 小心唱錢黨,保管好個人財物

以下是一位姊妹的遭遇,她希望青鳥幫忙刊登,以免有其他姊妹一同受害。事緣姊妹有一天在單位內等客期間,一名男士叩門表示因需要泊車,希望與姊妹兌換五百元零錢。姊妹不疑有詐,將價值五百元的零錢交給男子,豈料男子快速把一張紙幣塞到她手中後,藉詞要趕著泊車匆匆把姊妹的錢拿走便離去。姊妹定睛一看,發現男子塞給她的是一張同樣是咖啡色的不知名國家貨幣,姊妹當時追出卻已經太遲……青鳥提醒萬一大家遇到這種情況,應先收錢確認再找換零錢,這樣也是可以保障自己的方式,如有懷疑也可作出適當拒絕。

另一位姊妹亦試過好心,因而遭受無妄之災……

文文在一樓一工作,每天都會如常在單位外的地方打掃,希望盡量不會影響到鄰舍。有一天,一位「客人」前來,衝向文文的單位按鐘,聲稱人有三急想借用洗手間。文文原本不想讓他進門,但又怕他在後樓梯解決影響街坊,所以最後都「放行」。當文文送走「客人」之後,卻發現放在櫃上的手機不見了。

姊妹開工,需時刻提高警覺,財物要鎖好,即使是「熟客」亦要提防。
3. 青鳥活動

3.1 六月聚會英語速成班

遇到外國客人,除了識講 I have good service…Five Hundred…之後還可以說什麼呢? 面對靚仔Oppa如何用英文溝通呢? 來上一堂課,教你簡單英語即時上口,生意滔滔Good Good Good!

日期 : 20/6/2017(星期二)
時間 :下午2:30至4:30
地點︰青鳥中心
費用 : 全免
查詢及報名 : 27701002
4. 青鳥睇報紙

荷蘭市政府牽頭改造紅燈區 讓櫥窗女郎更獨立自主接客https://www.hk01.com/

2017-05-17

為改善性工作者工作環境及待遇,阿姆斯特丹市政府發起計劃,協助性工作者經營屬於自己的工作空間。在這計劃底下,政府組織性工作者,協助她們向非牟利機構及銀行籌集資金,並在德瓦倫(De Wallen)紅燈區的4棟大廈租用了14個櫥窗單位,這些單位將由40個性工作者共同經營。她們為此成立組織,名為「我的紅燈」(My Red Light)。由於計劃由市政府牽頭,荷蘭人稱之為「市政妓院」(municipal brothel),但其實當市政府為「我的紅燈」建立起各種營運方針之後,就沒有再介入計劃。

其中一名參與計劃的匿名性工作者表示,「在這計劃中,由各種規則到房間佈置,都是出自性工作者的構思。我的希望是,我的紅燈可以提供愉悅的工作空間,在這裡,性工作者可以做自己,並且感到被接納。」我的紅燈發言人Richard Bouwman稱︰「今天我們見證一個為性工作者充權的突破。這是成真的夢想。」

▋ 讓性工作者成為真正自僱人士
潮流興共用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我的紅燈」租用的14個單位正正就是相同的概念,組織設立網上平台,讓有意加入的性工作者可彈性租用這些單位,她們可租全日、半日,甚至特定時段,而租金則由「我的紅燈」的性工作者商議決定,利潤將會收歸組織,讓組織可以持續為性工作者舉辦各類型工作坊,例如按摩工作坊、會計工作坊等等。

除此之外,「我的紅燈」還為性工作者設立一個私密且舒適的休息空間,讓她們可以在工餘時間休息,喝杯咖啡,互相交流。顧客可以從網站得知有哪些值班的性工作者,查看她們懂得的技巧等等資料。

▋ 獨立經營不再「揸頸就命」
能夠讓性工作者獨立地經營工作場所,對她們來說非常重要。荷蘭於2000年將娼妓合法化,當時政府希望透過合法化去創造一個「乾淨」的性服務行業,即是說性工作者可以免除扯皮條中介,自行接客賺錢,亦希望可減少人口販賣問題。可以問題並未隨娼妓合法化而解決,阿姆斯特丹仍然是人口販賣的重要終點站,被販運而來的女性被迫賣淫。

為打擊有組織罪案,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強迫德瓦倫紅燈區的經營者關閉51個櫥窗,將該區的櫥窗數目減少三成。部分櫥窗的業主為了平衡損失,就向性工作者下手,強迫她們即使因為假期或不適而不上班也要繳付租金,性工作者為了搵食被迫就範。是次新創由性工作者自發組織的新式櫥窗,有望扭轉情況,讓性工作者獨立自主地經營。

感言:

在這計劃中,由各種規則到房間佈置,都是出自性工作者的構思。只有行內的工作者才知道她們的真正需要,工作上的自主帶給她們安定感,遇事時較願意報案,減低工作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