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Facebook
Website
Website
Email
Email
青鳥已加入成為SimplyGiving.com 的一份子,現在你可以簡易地透過以下網頁連結向我們作出捐助,請即嘗試這最新體驗。謝謝你的支持!
http://www.simplygiving.com/nonprofit/80fa9761-0d9e-4991-a1c9-88725b53fe76
1. 青鳥廣播站

1.1 不是持牌人就不需負刑責?

「我不是持牌人,就算我是老闆,只要店內的人不說,發生事也不會關係到我。」

近年從事足浴店的姐妹愈來愈多,不少姐妹都集資開店,一嚐當老闆的滋味。不過,有些姐妹因為曾犯事或其他原因,會出錢聘請一些人當足浴店的持牌人,以為這樣做,發生事時只要不是持牌人就不會被控告。

事實上,根據按摩院條例,任何人於任何時候經營、料理、管理、協助管理或無論以任何身分協助經營任何沒有有效牌照的按摩院或色情場所,即屬犯罪。只要姐妹在現場工作,包括負責開門、提及價錢、按摩、收錢等等行為,均有可能涉及「經營」、「管理」或者「協助管理」,是可能觸犯法例的,這與是否持牌人無關。即使是持牌人,有證據證明如不涉及場所的營運,也有可能不被檢控。

青鳥在此提醒各位姐妹,即使出錢聘請別人當持牌人,發生事時姐妹也未必能置身事外。不論是找人或替人頂罪均屬違法,沒有人會胡亂幫別人頂罪入獄。如有任何疑問,請致電青鳥24小時緊急熱線︰27701002。
2. 青鳥工作

2.1 九月聚會– 中秋聚一聚

在剛過去的中秋節,青鳥聯同幾個關注性工作者團體,包括姐姐仔會﹑青躍及午夜藍舉行了中秋聚會,聚會有二十多位性工作者參與。除了歡聚午餐,精彩遊戲之外,姊妹們亦分享了工作中的苦與樂。

透過性工作者的真情分享,我們明白到因著社會對性工作的偏見與歧視,性工作者向外界透露自己從事的工作仍難以宣之於口。有見及此,性工作者群體中的團結及自我認同更顯重要。

我們期望未來日子眾姊妹及相關團體繼續堅持倡議性工作非刑事化,能將性工作成為在生活中能討論的一般職業。
3. 青鳥活動

3.1 十月聚會- 防身自衛術

你有沒有遇過……

被客人從後熊抱著?
又或者是被箍著頸?

是時候學一兩招防身術 (俗稱自衛術) 保護自己喇!

日期: 26/10/2016 (星期三)
時間: 上午11時至下午1時
地點︰青鳥中心
費用: 全免
查詢及報名 : 27701002
4. 青鳥睇報紙

揮別剝削 荷蘭性工作者自營妓院

http://trad.cn.rfi.fr/contenu/20160930-

(法新社海牙29日電) 荷蘭阿姆斯特丹性工作者今天開始1項被認為在歐洲獨一無二的計畫,在社會投資基金資助下,妓女自己經營無剝削的妓院。

發言人保曼(Richard Bouwman)說:「我們今天見證性工作者賦權方面的突破,美夢成真。」

他在荷蘭首都的發表會上指出,預定2017年5月上路的該計畫是「第1個純粹由性工作者自己經營的性事業」。

荷蘭2000年讓賣淫合法,性工作者向商會登記並繳納所得稅。皮條客或老鴇須獲許可且常支付高額傭金。

名為「我的紅燈」(My Red Light)的這項計畫讓性工作者用自己的收入來改善社會地位。計畫內容所包含的4棟建築,裡頭有14個望向阿姆斯特丹惡名昭彰紅燈區的知名櫥窗。

這項計畫源自當局去年要求進行的1項可行性研究,並獲慈善基金「開始基金會」(Start Foundation)和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支持。

該計畫發布聲明指出:「性工作者成立的『我的紅燈』讓性產業內的自營企業家,有機會以具吸引力的費率和彈性條件,租用工作場所。」

這項計畫也開放男性性工作者和跨性別性工作者參與。(譯者:中央社何宏儒)

青鳥感言:
一直以來,性工作都由於地下化而容易被剝削,荷蘭的性工作者終於可以有自己的產業,真正「自己話事」。相比起香港的性工作者,仍然受制於種種法律規限下苦苦經營,在惶恐下工作,沒有保障。青鳥一直爭取性工作非刑事化,可惜在社會議題眾多,保守價值觀主導下,性工作者的權利和需要往往不被重視,推動工作仍然漫長。
4. 人物專訪 —— 實習同學Ceci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單憑媒體的描繪去詮釋一件未真正接觸的事物。傳媒通常都會為性工作者塑造一個較負面的形象,而報導中亦不乏有關姊妹們遭到待遇不公或被人欺壓的事件。我加入青鳥已經兩年了,當初想作為青鳥的一份子,是因為我對性服務行業實在沒有認識,同時我認為傳媒的報導可能出現偏頗,未能描述這個行業真正的一面。青鳥是一個支持「性工作是工作」的慈善團體,該理念令我更加希望透過青鳥的各個不同活動及事務了解性服務行業的狀況,同時觀察社會大眾對該行業的看法。

加入青鳥後,我做過很多大大小小的事務,由協助公眾教育工作坊,步行籌款,義賣活動,街站,撰寫文章,至一些可以直接接觸性工作者的前線工作,興趣班,性健康檢查服務,外展工作,所有工作都令我對性服務行業有更多認識,亦透過與性工作者的直接接觸,聽到了一個又一個獨特的經歷。例如公眾教育工作坊讓我知道社會人士對該行業的看法及存有的偏見和誤解;籌備街站可以加強我對性知識的概念,並向大眾宣揚我們青鳥想要倡議的議題;前線工作讓我到訪姊妹們的工作地方,進一步聆聽她們的故事及理解她們工作上的難處;為檢查服務進行登記給予我一些有關檢查程序及用具的小知識,令我擴闊眼界和嘗試更多新事物。

有時候姊妹們會感激我們的到訪和關心,但我反而覺得我做到的卻微不足道。我們只可以提醒她們小心有可疑的客人和警察「放蛇」,做足安全措施等,但其實最終都只是靠她們去保護自己。加上性服務業於社會上不被支持,警方亦會對她們作出一定程度的欺壓,那公平嗎?提供性服務也是一種工作,性工作者都應該受尊重和擁有應有的人權。就是因為這點不公平,令我更希望繼續可以透過青鳥聆聽姊妹們的心聲,同時爭取社會人士對性服務行業的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