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Facebook
Website
Website
Email
Email
青鳥已加入成為SimplyGiving.com 的一份子,現在你可以簡易地透過以下網頁連結向我們作出捐助,請即嘗試這最新體驗。謝謝你的支持!
http://www.simplygiving.com/nonprofit/80fa9761-0d9e-4991-a1c9-88725b53fe76
1. 青鳥廣播站

1.1 可以不上庭作證嗎?

從前有人說「生不入官門」,對與政府部門交涉大有保留。近日有姊妹被要求上庭作證,亦充滿猶疑,詢問是否可以不出席。

然而,根據香港法例第221章<<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34, 36及37條,如法庭發出傳票規定傳票所致予的人,那人必須到法庭席前和提供證據或交出傳票內指明的任何文件或物件。如未有合理解釋及提前得到法官批准,而未有跟從傳票規定出席聆訊,或交出傳票內指明的文件或物件,可能會被控藐視法庭罪,最高可判監兩年。

為對法庭表示尊重,證人應穿著整齊到法庭。法庭均以中文或英文進行審訊。但是,證人可要求使用其流利的語言作供,傳譯員會在場為他/她翻譯。

在等候傳召作證的期間,證人不得向任何人談及將會給予的供詞。除非獲通知不再需要作證,否則切勿離開法庭大樓。如有重要理由須提早離開,應在開審前告訴主控官或其助手,或者可安排不依次序出庭作供。有些案件延遲開審,甚至取消聆訊,另訂日期再審,原因可能是較早的案件需時比預期長,或案件中有重要證人未到。有時,被告在審判當日認罪,證人在最後一分鐘才獲通知毋須出庭作供。

如你被要求出庭作證,請緊記,你的供詞將會有助法庭決定被告是不是有罪。在庭上,記緊要說實話,慢慢地將話說清楚,不清楚答案便說不清楚。不明白或聽不清楚,你可以要求發問人複述問題。

最後,證人有權領取證人津貼,用以支付出庭所耗的費用。津貼有一個固定款額,並且須經主審裁判官或法官批准才可發放,證人應要求主控官代為申領。

當然,每宗案件情況不同,或會有不同安排,如有任何疑問,可致電青鳥熱線 2770 1002。
2. 青鳥工作

2.1 香港愛滋病信託基金新一年計劃資助

青鳥感謝香港愛滋病信託基金新一年計劃資助。新計劃將持續為女性性工作者提供愛滋病預防教育及愛滋病與性病自願性檢測及輔導,於2016年4月開始,為期一年。
2.2 青鳥公眾教育工作坊 (2016年春季)

青鳥與明愛專上學院合作,於2016年2至3月份舉行一連四節的公眾教育工作坊,透過分享和互動遊戲讓參加者從社會、法律、健康等多方面,認識性工作並了解更多性工作者所面對的不同議題。

在社會方面,我們簡介了香港各類性工作的概況,並討論了一般公眾對性工作者的刻板印象。在法律方面,我們簡介了有關性工作的法律,並透過互動遊戲讓參加者們對性工作者面對的問題有更具體和深刻的認識。而在健康方面,除了教授有關愛滋病及性病的知識外,亦讓參加者模擬使用安全套,並教授正確的使用方法。

此外,青鳥亦邀請從事援交的姊妹分享她的工作經驗。參加者也踴躍提問,了解更多性工作者的生活。參加者們對工作坊有積極的評價,表示對性工作和性工作者有了更深入和全面的認識。
3. 青鳥活動

3.1 四月活動——免費法律諮詢

離婚、糾紛、被捕…….
如果妳有任何法律問題,想諮詢律師,青鳥可以幫到妳!
我們邀請了執業大律師,一對一為姊妹提供專業法律意見(每人約15分鐘)。
名額有限,敬請預約!

日期 : 2016年4月15日(五)
時間 : 下午3時-5時
費用 : 全免
查詢 : 27701002
3.2 五月活動——化妝技巧班

眼線怎樣畫才嬌媚…胭脂怎樣塗才顯瘦…
青鳥邀請了造形師前來,教妳化妝的小竅門及化妝品的使用。
想變得更有吸引力,就快點報名吧﹗

日期 : 2016年5月6日(五)
時間 : 下午2時半-5時
費用 : 全免
查詢 : 27701002
備註 :如有自己慣用的化妝用品請一同帶來
4. 青鳥睇報紙

生死難料!女記者揭露性工作者悲慘世界

2016/3/17 中時電子報
http://photo.chinatimes.com/20160317003945-260803

作為一個紀錄片拍攝者,Stacey Dooley常身處險境,最近,為了BBC拍攝的《危險之性》一片,讓她深入了全球特殊行業最黑暗的角落,與土耳其、俄羅斯、巴西的性工作者一起,揭露了該行業不為人知的祕密。在採訪了流鶯、老鴇、政府官員之後,Stacey感慨地說:「起初和大多數人一樣,我也對從業者有著深深的偏見。然而事實是,女人們在生活的夾縫間掙扎,出賣身體只為討口飯吃。」

聖彼得堡一處骯髒簡陋的住所裡,Stacey Dooley與3個俄羅斯流鶯圍坐一起,保鏢在門口引導著三五成群的「顧客」,一人寬的床,只有破破爛爛的窗簾稍作遮擋。「有時候他們會幾個人一起上」,其中一個流鶯告訴Stacy,「有時候他們還會帶武器。」在俄羅斯,有多達三百萬的特殊行業工作者,這看似性感撩人的職業背後,更多的是剝削與壓榨。

Stacey坦言,西方人眼中金髮碧眼光鮮亮麗的俄羅斯玩伴,只是這個行業的冰山一角。拉皮條在俄羅斯可判5年監禁,所以在幽暗骯髒的私娼戶裡,絕不會看到他們半個影子,女孩們付他們租金,付保護費,剩下的錢才能歸自己。有些女孩一晚上接了不下十個客人,所賺的錢卻不到70英鎊(約新臺幣3,251元)。

在莫斯科,Stacey也見到了只出入高級酒店,滿足富豪們千奇百怪性癖好的女孩們。Alvora是一位高級玩伴,一夜就可將700英鎊(約新臺幣32510元)收入囊中,而普通的俄羅斯人,一個月的收入也不過如此。Alvora僱頂級專業攝影師為自己的網站拍寫真,也只和客人們去四五星級的酒店,陪睡所賺的錢,多到她可以在市中心買下一套大公寓,她的人生與其他站壁的女孩們,簡直天差地別。

在世界的另一頭,Stacey看到了特殊行業的另一面。巴西,人們眼中陽光和嘉年華的天堂,也有著它的黑暗面。巴西約有一百萬的變性人,根深蒂固的社會偏見,使他們無法找到工作,為了生存,他們只能脫下褲子做買賣。而其他受訪者則向Stacey傾訴了所遭受的歧視與危險——就連深更半夜站壁謀生,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著回來。

在巴西,針對同性戀和變性人的暴力比比皆是。世界第一的被謀殺率,使得巴西的這一人群平均壽命低至30歲。還有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女性,在里約臭名昭彰的紅燈區,租一間20分鐘1.8英鎊(約新臺幣84元)的小屋,作為她的工作場所,小屋裡只有一張床,而她每晚的接客量則多達20次。Stacey在調查中最大的感受是,出賣身體實屬走投無路,而且代價慘重。

青鳥感言︰

在世界每個角落的性工作者,是否都只有一個生活模式,是否都過得自由又愉快,而且賺了大錢?其實一樣米養百種人,正如我們做同一種類的工作各有不同經驗,性工作者也是有不同際遇的。
5. 人物專訪——Kelvin

我從小就於灣仔長大,我的小學也位於灣仔,我以為我很熟悉這個地方,直至……

我是黃嘉朗,現就讀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三年級。二零一五年,我在青鳥實習了一個夏天。當初選擇實習機構時,家人好友都對我有所期望,希望我可以成功到大型企業或大型社福機構工作。可我卻有著不同的想法。那時,我在想,既然有機會以學生身份到不同的機構實習,我更應選擇平常沒有太多機會接觸的工作環境。於是我便嘗試報名到青鳥實習。

在實習之前,我一直抱著性工作也是工作的概念。這概念與青鳥所提倡的理念相同,使我更樂於在青鳥實習。儘管我在實習前已經對性工作者這議題有那麼一知半解,但說到底以前的認識只算得上是紙上談兵。直至真正投入實習工作,我才有機會親身接觸性工作者和更透徹的了解相關議題。

讓我留下最深刻記憶的莫過於外展工作。就如我之前所述,我一直以為在灣仔長大的我對於這區很熟悉,直至我參與灣仔區的外展工作,走進性工作者的工作場所,我才發現,這社區仍然有很多很多的地方我未曾發掘,很多很多的人我未有認識。

我意識到,原來,一直以來,我對於我的社區以致社會的了解和認識非常片面和淺層。社會上有很多的弱勢社群,包括性工作者,一直都沒有受到社會的注視。他們或許受主觀的道德標準歧視,也或許因其他的先天或後天障礙而需要其他人的幫助才能全身投入社會。

青鳥正是擔當著這樣的一個角色。我們的工作未必需要大眾的鎂光燈,但其實背後的意義重大。在社會氛圍和法律制度都未能向性工作者提供足夠工作保障的情況下,我們默默的透過外展工作以及其他配套如醫療或輔導服務去為性工作者做更多更多。

另一方面,公眾教育也是性工作平權的重要一環。透過義工計劃和大學以及公眾講座,我們希望性工作者的工作權利可以得到更多人的重視。與此同時,也希望公眾可以除掉對性工作者的有色眼鏡和歧視心態。

在青鳥實習讓我深刻體會到弱勢社群如何被社會邊緣化和漠視。要提高社會對性工作者以及其他被漠視群體的關注並非一朝一夕能夠達成的事。但正因如此,每個人對他們的關注以及以不同身份對他們的幫助或充權就變得更有意義。我實在感恩有幸能夠參與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