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Facebook
Website
Website
Email
Email
青鳥已加入成為SimplyGiving.com 的一份子,現在你可以簡易地透過以下網頁連結向我們作出捐助,請即嘗試這最新體驗。謝謝你的支持!
http://www.simplygiving.com/nonprofit/80fa9761-0d9e-4991-a1c9-88725b53fe76
1. 青鳥廣播站

1.1 有身份證是免死金牌?認清街頭工作相關法例

『要拉都係拉大陸妹嗰啲啦,我哋有身份證,警察係唔會拉嘅!

很多在街頭工作的本地姊妹,都以為警察只會拘捕沒有身份證的性工作者。

沒有身份證的人士在香港工作固然是違法,即違反了香港法例第115章《入境條例》41條「違反逗留條件」,最高刑罰為罰款$50,000及監禁2年。

不論是否持有香港身份證,性工作者或顧客在公眾地方拉客 / 兜搭對方進行收取費用或利益的性行為,即違反了香港法例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147條「為不道德目的而唆使他人」,一經定罪可罰款$10,000及監禁6個月。

持有香港身份證不表示會免於被檢控。可能不同警察每次的目標及針對對象有所不同,才會令姊妹有錯覺,以為警察不會拘捕持有香港身份證的姊妹。身份證不是一張皇牌,大家在開工的時候要清楚法律。

如你或你認識的姊妹遇到法律上的問題,可與青鳥聯絡,電話︰27701002。
2. 青鳥工作

2.1 2017-2021年香港愛滋病建議策略起草之社區持份者諮詢會議

香港愛滋病社區論壇及香港愛滋病服務機構聯盟就上述諮詢共同策劃了連串諮詢會議,青鳥同事及姊妹參加了11月9日上午舉行有關女性性工作者的一節。會議上青鳥代表除了就以女性性工作者為對象的愛滋病預防教育及測試服務提出進一步改善建議外,更提出必須同時確認推動有關法例改革及改善執法,以有效預防愛滋病。具體建議包括:

1. 不以安全套作為性工作相關檢控的證據;

2. 教育警員,改善警員處理性工作遭顧客使用暴力及未經同意下強行不使用安全套進行性行為等案件時之執法水平;

3. 跟從世界衛生組織及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等國際機構之建議,確認性工作非刑事化作為有效預防愛滋病的策略之一。
2.2 青鳥公眾教育工作坊 (2015年秋季)

青鳥再度與明愛專上學院合作,於2015年10月及11月份舉行一連四節的公眾教育工作坊,讓參加同學有機會從社會、法律、健康等不同角度,了解性工作及性工作者所面對的不同議題。青鳥感謝出席的姊妹不吝分享其個人經驗及觀點,令工作坊內容更呈立體。
3. 青鳥活動

3.1 十一月聚會——安全套製作體驗班

安全套是親密關係中的貼身物品,原來也可以自己試試製作?我們請來了導師讓大家一起了解及參與安全套的製作過程,有趣又好玩!

日期:2015年11月24日 (二)
時間:下午3時至5時
集合地點:荔枝角地鐵站B1出口
集合時間︰下午2時45分 (逾時不候)
費用:全免
報名及查詢:27701002
3.3 十二月聚會——聖誕聯歡會

一年一度最受歡迎的活動之一。大食會、小遊戲加派禮物,齊齊開心過聖誕﹗

日期:2015年12月18日 (五)
時間:下午3時至5時
地點:青鳥中心
費用:$20(青鳥天地會員價) / $30(非會員價) (已包飲品及小食)

如對以上各活動有興趣,歡迎查詢及報名: 27701002
3.4 青鳥慈善義賣

青鳥將於本年11月22日(星期日)於中環遮打花園對出行人專用區舉辦義賣籌款日,時間為上午10時至下午6時。

如果各位手上有簇新的物資可捐贈予本會作籌款之用或當日可抽空協助,歡迎與本會聯絡,詳情請電27701065或電郵至afro@afro.org.hk。
4. 青鳥睇報紙

飾演妓女犯禁忌 摩洛哥女演員遭毆打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international/20151110/54409920

北非國家摩洛哥人視娼妓為禁忌,一名女演員因為在一齣關於性工作者的電影中飾演妓女而被毆打。

在電影《Much Loved》中演出的阿比達爾(Loubna Abidar)聲稱遇後連警員和醫護人員都不可憐她,不但沒有施以援手,還對她冷嘲熱諷,有人說「妳終於被打了」。她周五在網上公開多幅圖片展示傷勢,其中一幅見她頭包着繃帶。

該齣在今年康城電影節首映的電影,是摩洛哥少有探討娼妓問題的電影,講述四名性工作的遭遇,以及警方從淫業取利。電影在摩洛哥因太具爭議而被禁。

阿比達爾已獲得當地一個叫「個人自由的另類選擇運動」的婦女與同志權益組織協助。該組織創辦人拉什加爾(Ibtissame Lachgar)表示:「我們要打破一些禁忌。抗爭不能停止…..我們沒有得到民間社會的全力支持。」她說:「權利沒分東方與西方。人有人權的。」

阿比達爾遇襲後一度表示想到法國尋求政治庇護,但又因被批評靠西方勢力撐腰而改口說會留在摩洛哥。

感言:
真正的性工作者,又會得到怎樣的對待?敢想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