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Facebook
Website
Website
Email
Email
青鳥已加入成為SimplyGiving.com 的一份子,現在你可以簡易地透過以下網頁連結向我們作出捐助,請即嘗試這最新體驗。謝謝你的支持!
http://www.simplygiving.com/nonprofit/80fa9761-0d9e-4991-a1c9-88725b53fe76
1. 青鳥廣播站

1.1 足浴按摩要小心
 
隨著社會需求及消費模式改變,性服務業的經營模式也有所轉變。近年,足浴店愈開愈多,除了舒筋活絡之外,不少足浴店也有一些額外服務以滿足各式各樣客人。技師在足浴店工作,亦需要多加留意,以免誤墮法網。
 
「店內已有商業登記證,可以做全身按摩。」— 這是錯誤的觀念。只為客人按摩頭、頸、肩、手、手臂或膝頭以下,可以不用領有按摩院牌照,但要為異性客人提供全身按摩(包括正面及背面)則需要領有按摩院牌照。持有商業登記證不等於持有按摩院牌照,如果沒有按摩院牌照而為異性客人全身按摩,便違反了香港法例第266章第4(1)條及第4(3)條「經營沒有牌照的按摩院」。首次定罪最高刑罰為罰款$50000及監禁6個月。
 
「我不是性工作者,只不過按摩之餘幫客人打飛機出火,多賺一點點,沒有陰道性交,不會有事的。」 — 在法律上,提供手淫、口交、陰道交、肛交等服務,並收取費用,均屬賣淫。如多於一人在場所中提供以上提及的性服務,則有機會觸犯賣淫場所相關條例。
 
「我不是老闆,不過老闆把鎖匙交給我,有客人時招呼一下,沒有收錢的,我也不知道技師跟客人有性交易呀﹗」 — 如場所被指控為賣淫場所,即使沒有收錢,只要你負責維持場所運作,例如開門﹑清潔﹑安排/介紹性工作者,則有可能被控管理、協助管理或經營賣淫場所,而相關管理角色亦同樣適用於管理無牌按摩場所。
 
如對以上資料有任何問題或有進一步查詢,請致電青鳥24小時緊急熱線︰27701002。
2. 青鳥工作

2.1 月聚會—化妝造型班 (2015年6月24日)

常常聽到姊妹們說妝容不夠貼服和亮麗,但又不知如何入手。我們特意請來專業化妝師與姊妹分享日常妝容上的小竅訣,使化起妝來更得心應手。在此感謝化妝師吳小姐的幫忙!
2.2 與防止罪案科開會(2015年6月18日)
 
青鳥、青躍、姐姐仔會及午夜藍與香港警察的防止罪案科於6月18日舉行定期會議。在會議當中,與會者討論了多個與性工作者有關的議題,包括以下︰
 
第一,警方在會議中提到在2008年至2015年5月30日期間,曾發出258宗與性工作者有關的相關案件消息。當中,在2015年的上半年(直至5月30日),警方共發出了11宗相關案件消息予性工作者相關團體。其中7宗與盜竊有關。我們希望藉這個機會再次提醒姊妹們小心與盜竊有關的罪案。尤其是在服務客人期間以及洗澡時,請把手提電話以及錢包等個人財物放置於安全的地方。
 
另外,防止罪案科承諾會向性工作者相關團體提供個別案件的跟進消息。我們希望此舉能進一步提升性工作者的防罪意識,對偷竊等罪行有更好的防範。
3. 青鳥活動

3.1 青鳥慈善義賣

青鳥將於本年十一月下旬舉辦義賣籌款日,如果各位手上有簇新的物資可捐贈予本會作籌款之用,歡迎與本會聯絡,詳情請電27701065。
4. 青鳥睇報紙 

法國通過罰嫖草案 女權部長:不是道德判斷是保護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604/515995.htm
2015-06-04
 
法國國會3日通過「禁娼」立法草案,將對嫖客開罰,最終執行版本於12日投票決定。法國性工作者憤怒上街抗議,批評官員「太虛偽」,並表示「很多國會議員都是我們的大恩客」,戳破政治人物心口不一的面具。
 
根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日前通過的禁娼立法草案擬對嫖客處以1200英鎊(約新台幣5.7萬元)的罰金,且最高可判刑6個月。事實上,從2011年起,法國政府開始朝「罰嫖不罰娼」的立法方向,逐步推動對性工作的限制;2013年年底,性工作者更聚集國會廣場,高舉「性工作也是工作」的標語,抗議政府對嫖客開罰。
 
提倡女權主義的法國教育部長瓦洛貝卡森(Najat Vallaud-Belkacem)表示,「我與社會黨的目標是希望看到娼妓消失。但我不天真,我知道需要花很長的時間。這不是道德判斷,而是要保護娼妓,她們大多數受皮條客和違法組織的操控。」
 
法國一直以來是歷史上對娼妓限制極少的國家之一,甚至能夠立案登記,並提供性工作者強制性的健康檢查,但從二次大戰之後,以杜絕情報工作為名,禁止設立妓院,性工作者被迫轉為地下化,化主動為被動,變成「坐在白色貨車裡的女子」,等嫖客上門。
 
青鳥感言︰
雖然世界各地的法律制度與法律系統都不一樣,但在世界不同角落工作的姊妹們都面對新舊法律興廢帶來的挑戰與困難。
 
近日,法國的國會正在討論與審批監管性工作者與性工作行業的新法例。因此,在法國工作的姊妹們又一次面對法制上的挑戰。
 
從2011年開始,法國開始準備立法和執行「罰嫖不罰娼」。而這新法例的草案已經在法國國會獲投票通過,當中的條文比以往的條文更為嚴苛,當中的最高刑罰包括向嫖客罰款1200鎊及監禁六個月。
 
法國教育部長稱這一條新法例着力於保護性工作者,而新法例並不帶有任何價值批判。她亦提到她所屬的政黨的長期目標為看到性工作者在法國國內消失。
 
我們並不認為性工作者的消失應該是社會以及政府的長期目標。性工作既不是邪惡的來源,而性工作者的工作本質亦非傷天害理。既然政府或立法機關有空間制定政策去壓制性工作,並以此為保護性工作者的方法。為何相關機構卻未有制定措施去直接增加對性工作者的保護,例如透過公眾教育去消除對性工作者的歧視?又有誰能保證單靠嚴謹的法律就能杜絕性工作行業的營運呢?君不見嚴謹的法律未能在社會中完全壓止毒品交易。立法禁止性工作難道真是管制性交易的最佳方法?社會和政府又打算以什麼來取締對性工作者的需求?
 
我們確信性工作者充權以及使性工作者團結起來是爭取性工作者權益的最佳方法。面對社會多方面的壓迫,性工作者亦需要為自己多爭取權益,為自己、為其他姊妹以及往後的姊妹的長遠事業建立根基。(Kelvin, 實習學生)

 
5. 人物專訪 — Ivy 

「要講起我的故事,就有點說來話長,想起以前,眼淚都快要掉下來…」
 
Ivy 從小在農村長大,她沒有什麼大抱負大夢想,她跟普通女人一樣,只希望跟她愛的另一半過著平凡的生活,希望孩子乖巧,做個開心快活人。
 
可惜,事與願違,從她老公出城市打工賺錢,一切就開始變了。
 
出城回來的老公性情大變,開始變得脾氣爆躁,對Ivy拳打腳踢,有一天還帶了城市認識的女人回家,白吃白住。有一次,幸好公安在她老公還沒有把她打至重傷前趕到。除了Ivy的親戚,就連自己的孩子都紛紛勸Ivy馬上跟這個男人離婚。
 
「最苦的時期其實是離婚之後,沒有了經濟支柱,孩子還要闖下禍來…」
 
離婚後不久,她的孩子犯了事在監獄渡過了一年,做母親的又擔心又痛心,Ivy知道日子還是要過,只是希望總有雨過天晴的一日。
 
結果,讓她等到了,孩子在監獄中想通了,決定腳踏實地做人,現在還已經成家立室。一方面Ivy非常安慰,另一方面她不想自己加重兒子負擔,亦不想借錢,她毅然決定過來香港賺本錢,賺夠就回去開個店,做些小生意,自力更生。想要賺得多、賺得快,便當上了性工作這一行。
 
「我以前犁田,翻土,施肥,都不及做這一行辛苦,真的很累,整天都在擔心健康,或者怕警察放蛇,又可能一不留神遇到麻煩客人,唉…不過,我現在都已經儲到一半的錢,好快就可以回鄉呢!」
 
其實Ivy受訪全程都沒有流過眼淚,可能是因為經過了的起起跌跌,都已成過去。現在的她都沒有想那麼多,只求平平穩穩,安安樂樂的靠自己能力生活。簡單就是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