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Facebook
Website
Website
Email
Email
青鳥已加入成為SimplyGiving.com 的一份子,現在你可以簡易地透過以下網頁連結向我們作出捐助,請即嘗試這最新體驗。謝謝你的支持!
http://www.simplygiving.com/nonprofit/80fa9761-0d9e-4991-a1c9-88725b53fe76
1. 青鳥廣播站

1.1 網上罪行常見相關條例
 
近年網上平台及手機即時通訊軟件普及,令不少姊妹也利用這些平台尋找適合的客人,但同時我們也收到不少姊妹查詢網上罪行條例和因個人資料被散佈到網上或其他地方而求助。有見及此,青鳥找來一些較常見的網上罪行相關條例 / 資訊,讓姊妹們多多了解。
 
1)      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161條 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

任何人有下述意圖或目的而取用電腦︰

(a) 意圖犯罪(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
(b) 不誠實地意圖欺騙(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
(c) 目的在於使其本人或他人不誠實地獲益(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或
(d) 不誠實地意圖導致他人蒙受損失(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
 
即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最高可處監禁5年。
 
最近有報導指內地遊客到尖沙嘴香檳大廈找姊妹,期間趁姊妹洗澡後一絲不掛的由浴室走出來時,用手機偷拍姊妹裸照。遊客最終被判不誠實取用電腦罪,官判被告罰款6,000元。(參考2015年6月10日蘋果日報︰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610/19178984)
 
2)      第390章《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

任何人向「公眾人士」包括任何會所的成員發佈淫褻物品,一經定罪,最高可判罰款100萬元及監禁3年。違例發佈不雅物品,首次定罪的最高刑罰為罰款40萬元及監禁1年,第二次或其後定罪的最高刑罰為罰款80萬元及監禁1年。 
 
2007年任職物業管理公司的中年漢,將載有八張淫褻照片的外國色情網超連結(hyperlink),轉載到本港討論區的「成人貼圖區」,欲與網友分享,結果觸犯《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被控發佈色情物品罪,被判罰款5,000元,成為首宗因在互聯網提供超連結被定罪的個案。(參考2007年5月11日蘋果日報︰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070511/7091410)
 
3) 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147條 為不道德目的而唆使他人

在公眾地方、或在公眾可見的情況下,為不道德目的而唆使其他人,或者為了不道德目的而唆使其他人,而在公眾地方遊蕩,就是違法。常見的例子是姊妹在街上找客人,向途經的人表示可以提供性服務,以換取報酬。
 
這項罪行的最高刑罰是監禁6個月及罰款1萬元。
 
2009年一位廿三歲援交女子在網上刊登賣淫廣告,遭喬裝顧客的警員放蛇拘捕。案情指,被告在一個色情網站刊登廣告自稱韻韻,每次做愛收費700元。警員透過 MSN與韻韻聯絡後,於9月25日相約在聖德肋撒醫院星巴克會面。被告抵達後表示「700蚊一Q」,後行至一時鐘酒店被警拘捕。被告被裁定一項為不道德目的而唆使他人罪成,由於被告無案底及有悔意,感化報告正面,被判社會服務令100小時。(參考2009年7月1日蘋果日報︰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090701/12938344)
 
雖然有部份的網上罪行相關條例或可保障姊妹,但青鳥亦奉勸各位姊妹不要隨便在互聯網上披露個人資料及照片,不要接受網上結交的陌生人所提出的不當要求,例如借錢、在私人地方會面,或傳送個人私密照片。如有任何問題也可致電青鳥24小時緊急熱線 27701002 求助。
2. 青鳥工作

2.1 五月聚會—自製化妝水工作坊
 
青鳥於5月29日邀請了擅長製作天然有機護膚品的導師,教授大家用簡單又便宜的材料做出天然優質的護膚產品。
 
導師稱市面上某品牌化妝水的Pitera成份,其實是一種酵母菌,可深入皮膚深層組織中,達到滋潤、修護效果,讓皮膚看起來晶瑩剔透。導師指最接近Pitera的是酒釀丸子中的酒釀,再加上其他天然材料,只需要約二十元成本,就可以製作出名貴化妝水的功效。另外,只要吃得健康,多飲水,多休息,誰都可以擁有好皮膚。
2.2 Cavalia -- 「馬術芭蕾」
 
青鳥感謝有心人士捐贈50張Cavalia門票,讓青鳥姊妹及義工有機會於5月13日欣賞這被譽為「馬術芭蕾」的巨型馬術表現,一同渡過一個開心愉快的晚上。謹此致以衷心感謝!
3. 青鳥活動

3.1 月聚會 – 化妝造型班
 
女為悅己者容,想為自己在炎炎夏日下打造清爽貼服之餘,又能突顯個人特色的妝容?我們邀請了專業化妝師與姊妹們分享有關日常妝容、修容技巧和眉型修飾的小貼士。名額有限,快來報名呀!
 
日期: 2015年6月24日 (星期三)
時間: 下午3-5時
地點: 青鳥中心
費用:  $20 (青鳥天地會員) ; $30 (非青鳥天地會員)
查詢及報名熱線:2770 1002
*請自備化妝品和座枱鏡
3.2 「少數族裔女性性工作者綜合禁毒服務計劃」

青鳥將會在2015年7月展開「戒毒同行者義工培訓」(共十節)及「少數族裔。女性性工作者。毒品問題」專業培訓工作坊(一節),目的是讓更多人了解及接觸在港的少數族裔女性性工作者的情況,特別是她們面對毒品的情況。
 
兩個專業培訓工作坊的對象分別是大專學生和現職社工及前線工作人員。

活動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89800754601302/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56101607887649/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致電27701065或電郵至carmenhui@afro.org.hk查詢。
4. 青鳥睇報紙 

德國性工作者現況
http://www.dw.de/%E5%BE%B7%E5%9B%BD%E6%80%A7%E5%B7%A5%E4%
BD%9C%E8%80%85%E7%8E%B0%E7%8A%B6/a-18492706

2015年6月2日

1975年6月2日,大約100多名妓女佔領了法國里昂的一所教堂,以抗議當局和社會對性工作者的刁難。此後,6月2日就被定為國際性工作者日,以喚起對性工作者問題的關注。那麼,德國的性工作者狀況又如何呢?
 
(德國之聲中文網)從2002年起,賣淫這一據說歷史最悠久的行業被宣佈為合法職業。不過,直到今天,有關這一法律的爭論從未停止過,反對者認為,這一法律間 接推動了販賣婦女的犯罪行為。而事實卻是,無論是反對者,還是支持者都無法拿出有說服力的資料讓對方信服。人們既不能提供性工作者的具體數量,也無法證明 性工作者是被強迫從事這一行業的。國際性工作者日之際,一些性行業從業者向媒體講述了個人的經歷和感受。
 
“我年輕的時候,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經濟狀況很糟,很需要錢,也很想為此去工作。但我有小兒麻痹後遺症,所以我找工作不像其他人那麼容易,即便是去咖啡館當服務生這樣的工作我也沒法做。所以我就想,有沒有我可以做的工作呢?後來我就給一家色情場所打了找工作的電話。“
 
說這番話的是納迪娜(Nadine),今年剛過三十,一頭金色的捲髮。過去十年來,她 一直在色情俱樂部工作,也當過應召女郎。對她來說,這一行是她掙錢的最佳途徑。儘管置身其中,但納迪娜對性行業的看法也是很矛盾的。“我並不想去妓院工 作,但也很反感別人對我說,好可憐啊,怎麼可以做這樣的工作。因為 對我來說,這是唯一的一種謀生手段。”
 
凱 思婷・貝格豪斯(Kerstin Berghauser)走上賣淫之路,則是為了償還債務。回憶當年她說道:“同所有不瞭解這個行當的人一樣,我當初接觸這個工作時也充滿了那些固有的成 見。於是我先試著做了一個星期,看看我到底是不是適合做這個工作。”一晃,凱思婷從事賣淫行業已經八年之久了,現在她在柏林經營者一家妓院。
 
2002年賣淫法生效後,開辦妓院就屬於合法經營了。目前要求收緊這 一法規的呼聲越來越高,政府希望以此阻止日益猖獗的人口販賣活動。社會學家巴巴拉・卡維爾曼(Barbara Kavelmann)在談到賣淫法時表示:“最令人費解的是,有些人竟然認為賣淫合法化導致了人口販賣活動的猖獗。因為他們認為,賣淫法生效後,販賣人 口的案例增加了,街頭攬客的妓女也越來越多了。事實上,如果一定要為這些現象找一個原因,那麼它同歐盟東擴顯然關聯更大。”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很多女性新移民在德國的工作條件非常艱苦。來自保加利亞的保拉是自願從事性工作的,她拒絕接受任何沒有安全措施的性行為,也不曾有過操控她的皮條客。“曾經有個男子要求我為他工作。我驚訝的看著他說,你腦子沒毛病吧?”
 
無論如何,性工作還是不能和其他的工作相提並論。首先,很多人對性工作還是心存偏見。德國色情業及性服務業聯合會一直在努力為性工作的正名。該組織要求,性工作應被作為正當職業得到認可,並對性工作者提供勞動保護,營業登記,諮詢以及再教育的機會。
 
青鳥感言︰
 
人們常常架著有色眼鏡先入為主地批判性工作這個行業,但是又有多少個外行人有留意過性工作者權益的相關議題?剛過去的六月二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性工作者日,歐洲國家的性工作者與相關權益團體一如既往為爭取性工作的非刑事化和合理合法規範而努力。
 
在香港,有人把人口販賣的事宜歸咎於性工作行業, 亦有人把性工作與其他違法行為掛鉤。不能否認,性工作行業有機會牽涉人口買賣和其他非法行為。但在立論以及批評性工作者前,又有多少人願意多花心力與時間去研究與性工作有關的政策和法律?
 
一直以來,我們都認為性工作也是工作。儘管性工作行業和性工作者的理念與每一個「你」的看法與觀念未必一樣。但也煩請「你」在作出批判之前,多考慮不同人士的感受。如果可以的話,也多聽一聽不同人士的故事,分享她們以及他們的喜、怒、哀、樂。(Kelvin, 實習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