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wait . . .    Please wait . . .  


分享至

1 性工作業界消息

1.1 整容須知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隨著醫療技術的進步,整容手術也變得越來越普及。相信不少姊妹心中或多或少都想擁有一張美麗的臉和一副美好身段,增加魅力,以吸引更多的客人來光顧。

近年,報章常出現一些因整容手術失敗而引致毀容、甚至死亡的個案,但在廣告的誇大宣傳下,大家對整容手術的風險,又有多少認識呢?

青鳥小貼士:

1 整容手術大部份都是一些入侵性的外科手術,而且還可能牽涉到麻醉藥的使用。即使只是一個簡單的手術,也記緊要找一個信譽良好的註冊醫生,在一個安全和有良好設備的地方下進行手術。

2 手術前,須充份了解手術的做法、風險和有可能產生的副作用或後遺症,並確認自己明白手術的每一個細節。必要時,可諮詢多幾名醫生的意見,以便作出最適合自己的選擇。

3 為增加保障,請保留一切有關手術資料、風險的文件和付款收據。

其實自信是不會隨著歲月流逝,有自信的人會擁有永恆美麗,所以最重要還是妳對自己的看法,魅力就會隨著自信而來。


2 工作報告

2.1 五月聚會 – 中醫與婦科

5月28日,我們請來馮醫師講解有關預防婦科疾病的方法,如何識別是否感染婦科疾病以及教授穴位保健按摩。醫師特別提醒不要看輕陰道痕癢的情況,因為這可能是其他長期病患如糖尿病的病徵。姊妹們對自身健康非常重視,亦踴躍發問。最後提醒大家不要胡亂猜測自己患病,病向淺中醫是最能令姊妹安心的好方法。




2.2 六月聚會 – 青鳥二十年慶祝同樂日

為慶祝青鳥二十週年,六月十一日(二) 我們在曹公潭戶外康樂中心舉行日營。當日雖然陰晴不定,但仍無損姊妹們的興致,在輕鬆的氣氛下玩樂,製作小天使手機繩送給身邊的姊妹,互相關心,並一同回顧青鳥的活動與工作。



2.3 青鳥二十週年慶祝酒會

青鳥20週年慶祝酒會已經順利完成,當晚有過百位嘉賓前來,分別有來自友好團體及政府部門的嘉賓、義工朋友、性工作者等。雖然窗外下著雷雨,但大家都與青鳥風雨同路,希望能夠看見姊姊妹妹站起來,在下一個二十年再相聚。



2.4 中國性工作者人權狀況報告圓桌討論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 於5月14日發佈了名為《掃除:中國性工作者遭受侵害》報告。報告記錄了北京警方對女性性工作者的侵害行為,包括刑求、毆打、對身體的攻擊、任意拘押和罰款;此外,警方也未能有效查辦顧客、老闆和公務員對性工作者的犯罪行為。這份報告還記錄來自公共衛生機構的侵害,例如強制愛滋病毒檢測、洩露隱私和衛生人員的不當對待。

人權觀察指出中國政府必須廢除壓迫性工作者的法規,懲辦警方濫權,並停止壓抑那些宣導性工作者權利的人或組織,並呼籲中國政府通過立法,刪除對自願性工作及相關違法行為的刑事和行政處罰,並終止對性工作者造成嚴重侵害的週期性「掃黃」運動。

人權觀察於發表報告的前夕邀請了性別研究、人權及法律學者,以及香港性工作者團體代表參與圓桌討論,會上青鳥同事就前往香港及澳門工作之中國性工作者之工作狀況,作出補充。

報告內容:
1) 繁體中文
2) 簡體中文




2.5 與平等機會委員會會面

平等機會婦女聯席於5月21日與平機會新任主席周一嶽及三名高級職員會面。會上主席簡介平機會未來工作重點,包括:優化及整合現行四條反歧視條例、就性傾向歧視開展策略性的公眾諮詢、檢討有關殘疾者的定義、改善少數族裔的教育、就業問題、改善融合教育、加強對學習障礙人士的支援、加強個案調查工作等。

婦女聯席成員團體則分享了《香港婦女遭受暴力調查2013》之調查發現,以及服務提供者遭服務使用者性騷擾不被現行法例保障、大專院校處理性騷擾機制等議題,並帶出修訂《性別歧視條例僱傭實務守則》、制訂《性別歧視條例教育實務守則》、加強性別平等教育等工作之需要。

青鳥同事於會上分享了有關性工作者的職業安全問題,指雖然明白有關問題未必能以現行四條反歧視條例處理,但希望平機會能關注性工作者因職業身份而遭歧視的問題,例如平機會可以為警方提供反歧視的培訓。此外,不少性工作者都是新移民,同時受到職業及身份的雙重歧視。

周一嶽表示對有關議題認識不多,希望有機會加深認識。他表示反歧視的定義正正是尊重每個人的選擇,他同意性工作是高危行業,社會上亦對性工作者這身份有歧視,屬社會問題。他同意應給予前線執法人員相關的訓練,認識相關職業的知識和法例上如何執法,而執法亦需要有同理心(empathy)。他表示計劃於六月開始與不同政府部門會面,會向警方反映。


3 青鳥睇報紙

「鳳廈」法團辣招趕嫖客


太陽報
2013年5月9日


深水埗桂林街有超過五十年樓齡的順興樓,樓高五層,由於無保安員駐守,六年前二樓一個單位被人看中闢成鳳樓,而且愈開愈多,「以前呢度只係一間鳳樓,後來有人將個單位劏成五間房,足足有五個鳳姐喺度做生意,每日好多男人出出入入。」有住客表示人流增加不單令大廈環境變得複雜,女住客亦無辜受滋擾。「好多嫖客上鳳樓,上上落落就(目及)住啲女住客,搞到佢哋擔驚受怕。」該名住戶謂,他們雖曾報警,但嫖妓並非犯法,警方亦無計可施。

鳳樓進駐大廈五年,引起大批業主不滿,結果業主立案法團去年開始使出狠招,除在大廈一至三樓,每層皆裝設一部閉路電視外,更在出入口鐵閘及梯間當眼處貼上通告警告,暗示會將拍下的嫖客照片公開:「本大廈嚴禁賣淫,一經發現,陌生男人相片會張貼大廈範圍及呈交深水埗警署。」

稱「靠嚇」已收成效
由於此招衝着嫖客而來,即時令他們卻步,「裝咗閉路電視,加埋樓下張通告,嚇到啲嫖客唔敢再上嚟。」客源被堵截,生意淡薄下,鳳姐陸續遷走,該住戶笑言:「其實我哋根本無貼過啲嫖客相出嚟,通告只係嚇吓人,但佢哋真係唔敢嚟,依家連鳳樓個單位都仲丟空,無人敢再租。」

除了靠嚇,有鳳樓大廈住戶亦實行向訪客「抄牌」。灣仔軒尼詩道樓高十七層的新基大廈,因交通便利,近年吸引不少鳳姐進駐,高峰期時多達五十五名鳳姐,數目驚人。

為解決問題,業主立案法團早前更換保安公司,並採取「抄牌」制度,要求進入大廈的陌生男子登記身份證資料,又口頭查詢他們前往的樓層。「該規定實施初期,成效不大,但半年過後,嫖客數目日漸減少,鳳姐惟有搬離,最後一名鳳姐於本年初搬離大廈。」協助該大廈趕走鳳姐的灣仔區區議員李均頤說。

銅鑼灣香港大廈亦曾有鳳樓進駐,該大廈業主立案法團主席陳鴻禧指出,當時派保安駐守鳳樓所在層樓,為訪客登記,結果嫖客與鳳姐迅速撤離。

雖然「抄牌」一招效果不俗,卻要財力支持。深水埗汝州街一幢有二十伙的唐樓,三年前開始有鳳姐進駐,業主立案法團為了趕走鳳姐,在得到業主們同意下,聘請保安駐守大廈出入口,見到陌生人士進入就要登記身份證。可惜,大廈財力薄弱,未趕絕嫖客前,住戶已因支付保安員薪金而財困,被迫放棄。業主立案法團主席梁太表示:「我哋已經請唔起保安員,依家惟有裝部閉路電視,令到啲嫖客有所顧忌。」

貼相可構成誹謗罪
不過,法律界人士伍毅文指出,張貼陌生男子照片可惹官非,他說:「除非照片係作為防盜或防止罪案用途,如果未得到對方同意就影人哋張相,仲周圍貼,咁就隨時觸犯法例。」他表示,嫖妓本身並非違法,業主沒有理由將對方照片張貼,如未能證明對方是嫖客,便可能構成誹謗罪。

伍毅文又建議,法團可以循法律途徑向鳳樓單位業主施壓:「住宅公契唔容許商業活動,法團可以向法庭申請禁制令封閉單位,通過法律行動畀壓力業主,令佢唔能夠再租單位畀鳳姐。」

香港業主會會長佘慶雲稱,鳳樓進駐的大廈人流複雜,住戶經常受嫖客滋擾,但鳳樓的存在屬法例灰色地帶,報警亦無補於事,住客才想方法,趕絕嫖客。深水埗區議員劉佩玉指出,鳳樓進駐的舊樓,通常都無成立業主立案法團,即使有法團,亦沒有聘用管理員,大廈管理鬆散,吸引鳳姐遷入開業。


青鳥感言:
青鳥並不認同大廈以安裝閉路電視、貼相、登記等方法來趕絕客人,最終令性工作者因維持不到生計而搬走。青鳥相信性工作如同一般商業活動,如大廈公契列明不允許進行任何商業活動,業主立案法團可依據法律途徑處理。否則,法團、大廈住戶以及性工作者應加強溝通以建立良好關係,或張貼溫馨提示請進出的客人尊重他人,而非水火不容地用盡方法剝奪客人進出大廈,以及性工作者經營生意的權利及自由。


4 號外

青鳥工作兩年回顧。我們繼續往前走!

吳嘉怡

時光飛逝,轉眼間,已在青鳥工作兩年多了。這兩年間,我對性工作有更多更深入的了解。對於性工作者從事性工作時所面對的心理和生理壓力也有更深刻的感受。

以前,我對性工作的了解只限於她們利用身體賺取金錢,她們需要養家,需要吃飯,性工作就是她們每天恆常的工作,普通不過。

加入青鳥(AFRO)後,親身到各性工作場所進行外展,不同的場所帶給我不同的反思。例如夜總會和卡拉OK,這類型的場所會由多位媽咪(俗稱媽媽生)或領班(男性領導者)管理,性工作者有沒有機會「開單」也全由媽咪和領班安排,因此,在這些場所內的性工作者收入某程度都受制於他們與領導層的關係,當然,靚女們自己的待客技巧及上班的勤力程度也影響其收入。選擇在這類場所工作的性工作者多因為上班時間彈性,又無需承受租金壓力,也較獨立經營的一樓一場所安全,萬一遇到危險事故,也容易找其他靚女或媽咪等幫忙,同時也能免卻獨自在房內等客的苦悶。

至於一樓一,這是我遇到最多有趣事的外展地方。被客人誤會為性工作者前來問價、被客人跟蹤、在房間內跟性工作者閒談時有客人強行要進入房間購買性服務、被「雞頭」惡駡要我們離開等,這些情況我都在這裡遇到過。

當自己在一樓一的房間裏逗留過,就感受到性工作者工作時所遇到的生命威脅,劏房面積狹小,門關上後房內發生甚麼事情都無人知,壞人要傷害性工作者是一件何其容易的事。

在這兩年,我看到了大眾如何歧視性工作者、如何嘗試接受性工作是工作。而我,更明白到性工作者為何要選擇性工作成為她們的職業,若非貧窮讓她們無法成為有識之士、若非中港矛盾令新來港人士被受排斥、若非香港托兒服務欠完善….她們可能可以放心地將子女交到暫托中心照顧,找一份有穩定收入的工作來養活家人。在大家批評性工作者賣身不道德的時候,請大家宏觀地思考一下,社會環境如何迫使性工作者走上性工作之路,也請嘗試了解一下她們工作時所遇到的辛酸,多一份體諒和接納,減少施加多一份壓力。

我即將離開我的工作崗位了,但我不會從此不再關心性工作者的狀況,因為我清楚知道,性工作者這群體是活生生的與我們活在一起,我再也不能視而不見。但願以後我仍能與性工作者並肩作戰,除去一切暴力對待性工作者的惡法和歧視。

在此,我也要衷心感謝與我同行的青鳥同事,事頭、彭同學、亞車和Peggy,你們對性工作者的接納與真誠,讓我學習到「愛」如何幫助我們勇敢往前走。也感謝你們對我的包容和鼓勵,當我感到沮喪和膽怯的時候,總能得到你們的鼓勵和肯定。

祝願青鳥能繼續勇往直前,讓更多人接納性工作是工作,一同邁進性工作非刑事化的目標。


聯絡電話: (852) 27701065
電郵: contact@afro.org.hk
聯絡地址:九龍尖沙咀郵政信箱98108號